一缕清风 发表于 2013-1-3 20:02:35

【碧舫·随笔】 《万古长空,一朝风月》 文/梦里尘埃

【万古长空,一朝风月】

文/梦里尘埃



   那日看到来自《五灯会元》上的一句子“万古长空,一朝风月”。这深藏佛法的句子,便一下子铭刻在心。对于佛法的东西,原本深奥。而于我更是没什么悟性,更不敢轻言修为。即便略懂其表面的意思,也实属肤浅之极。但这几日就偏偏对“万古长空,一朝风月”肤浅到难以自拔。

  “万古长空”在佛法中说的是一种永恒的状态。不管世事如何动荡,人世如何变迁,天空永远不变。谁也做不了天空,那便都是“一朝风月”罢了。风过无痕,月盈亏变幻。劳碌,辛苦的一生,抑或辉煌,享受的一生。终,逃不过一朝风月的命运。风月也就罢了,还不过一朝。幽怨就那么从深远之处,蔓延过来,升腾而起。不免自问,这风月一朝的一生,是否还有活的意义和价值。

   深信,这不是沉沦,更不是消极。对于人,这个拥有复杂思维的物种,失去了思考,才是沉沦,消极!书本这个东西,没有它活着不知所为。有了它,又令人不知何为。

   说到底我是不能接受,人生这短暂的存在与消亡。尽管佛主张的是不生不灭。但我依旧存在着人生不满百,常为千岁忧的生存姿态。这或许不是我一个人的病。自古帝王、贤人、雅士,不乏其人!帝王为了长生而炼丹。贤人雅士为了不遗臭万年而卓越。我便唯有幽怨这一招,去感悟肉身消亡的悲情。

  朋友责备我想的不开,放不下。其实,也不是想的不开。确实是属于放不下的人。可往往就是想的太明白而放不下,才更苦,更累!最近偶尔看一些关于《北京青年》的片段。最喜欢片头曲的那句,“多少人走着却困在原地”。我应该就属于不管脚步抵达何处,都属于原地踏步的人。

  习惯随波逐流,太在意自身以外的得失与评价。因得到而欣喜,又因失去而悲切。难以平衡好坏的评价。能接受的东西很多,难摒弃的一样繁重。快乐、悲伤只有心情,没有表情。自私的东西变得越来越重,事不关己的冷漠,有时令自己都齿寒。物质的东西,抓得越来越紧。想的、做的都是工作,用出色的工作牢牢的套住物质的回馈。紧握物质的拳头,像一记重拳处处为此开道。旅游,不去了;朋友,不见了;亲人,也少了问候。繁重的工作之后,闲暇里唯有舔舐疲惫,才能迎接下一波的繁重。

  觉得一切都不可靠,能靠得住的只有自己。除了亲人,朋友三五个,与人相处都保留着质疑。有着帮助别人的善心,又警惕着被别人利用了这仅存的一点真诚。与人相处的圈子变得越来越小,目光也越来越短浅,心胸也做不到开阔。

  以己为圈,劳劳碌碌,却又不满一朝风月。辜负了匆忙的一生! 实在做不到,像剧中的人那样摒弃一切潇洒旅途。但,被唤醒的思维意识,却又让人无限不甘。在值不值得之间徘徊,惆怅!思考这一生,所为何为!千古不变的定律,囊括万物生灵,是否偏偏就我执意了肉身的灭亡!即使是执意,也终是逃脱不了。这又该如何平衡,这份活着的苦累!

  万古长空,一朝风月。说到底,还是我看中了这肉身的存在。只要这肉身存在,即便是一朝风月,也是舍不得那万古长空,匆忙一瞬的路过。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碧舫·随笔】 《万古长空,一朝风月》 文/梦里尘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