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碧舫红灯照】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4221|回复: 0

【碧舫·小说】 《仗剑为红颜》 文/伴花偕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3 20:05: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仗剑为红颜』

文/伴花偕隐




         <一>


       他终于睡熟了.
       我慢慢靠近,就着月光,眼波凝在了他黝黑,俊朗,坚毅却又疲惫的脸庞.
       禁不住想去抚平那微锁的眼眉,他的一声梦呓,我定住了即将触上的的手.
       "......如玉......"
       我叹息.

       回身,踱到窗前,望出去.
       弯月如钩,桃影重重.
       春暖时节,
       我依然冰冷.
       沉浸在自己的忧伤中,眼角扫过,月影阴霾处,不寻常的气息流动.
       回身看塌上依然安睡着的他.
       没有沉吟,
       我飞身射去.
       银光闪烁!血迸发而出!
       月被惊醒,随桃枝轻颤,我捻起一瓣散落的娇红,含在唇边.
       回身进门,
       不理倒下的那具身体,
       逐渐冰冷坚硬.



          <二>


       他依然深眠.
       我满足的弯了唇角.
       他真的是累了.
       由烟雨中的江南开始征程.
       西入川,折转昆仑,北进大漠,再战关东.一路不停.
       他是剑客,
       人在江湖行.
       他的白衣被鲜血浸透,
       红了一件又一件.
       直到他开始厌烦,
       从此只着黑杉.
       他眯着微醺的眼,得意又自嘲的笑言:
       "还有什么比黑色还倔强?就算血的疯狂也遮不住黑的张扬!"

       他并不爱笑.
       但喜欢抱着酒坛倚着棵老树干一边高歌一边大笑.
       看到的人有的觉得他豪迈,有的觉得他疯癫.
       可是只有我知道,
       他在忧伤.
       他一日不可无酒,
       不是因为有瘾,
       没有烈酒相佐,他如何吞下心上的沧桑?



          <三> 

 
       知道"如玉",
       是那次因为他终于手刃了他一直苦苦追寻的仇敌.
       他斩了他三百六十七剑!
       只到最后一剑落下,
       他才命归黄泉.
       我不知道那该是多大的仇恨,要冷酷却绝不凶狠的他,变的修罗一样残忍!
       当那人在他脚下痛苦的翻滚,哀号着苦苦求饶时,他轻声问:
       "当你带着你的人对全村进行屠杀,奸淫,肆虐的时候,你可听见那些无辜的村民那痛哭,哀求的声音?"
       "当你禽兽一样想侮辱她,逼她被迫跳崖自尽的时候,你可看见她愤怒,仇恨,绝望的眼神?"
  
       那夜,他喝了很多酒.
       一边喝,一边和月亮说话.
       "月亮!我帮乡亲们报仇了!来,干杯!"
       "月亮!我帮如玉报仇了!...终于报仇了!干杯!"
       "月亮啊,如玉是不是在怪我?怪我没在她身边保护她?...一定是!...她在怪我..."
       "...月亮啊...我为什么要为了学剑,把她丢在村子要她等我三年?...难道我学成回来就为了帮她帮乡亲们报仇的吗?!...哈哈哈...都怪我!我该死!我该死!..."
       "三百六十七天!...三百六十七天的无眠!三百六十七天的悔愤!三百六十七天锥心蚀骨的仇恨!三百六十七天!..."他怒吼着拔剑狂舞!荒草被斩断后飞上天空,落下一地的,
       已经残破的心.
       "三百六十七天...我想你..."
       累极了的他,呢喃中睡去.



          <四>


       浪迹江湖的日子,艰苦却率性.
       他已无家可归,
       只有追忆,
       只有白日的剑指华山,
       只有夜临的黯然销魂.
       一人,一剑,一酒瓮.
       马瘦,西风还紧.

       是这个女子要他的眼再次有了神采.
       她叫"小玉".
  
       当那双纤纤的素手,羞怯的扯住他的衣角.嫩若青絮的声音低语:
       "公子...可要到船上休憩?"
       那画舫红灯下,浓厚的妆却掩不住鹿样纯净的眼中那抹无奈与惊慌.
       那神似魂牵梦萦中那张纯真美丽的脸庞,要他身形刹那有丝摇晃.
       "...如玉..."
       他厚实的大手,小心翼翼的将她的小手牵住,
       不再放弃.
       我冷眼旁观.
       他怀中那浓密睫毛下有些闪烁狠毒的眼.



          <五>


       他喝的太多!
       不醒人事.
       她披上外衣,推开舱门走了出去.回眸间,是冷冷的杀意!
       甲板上人影绰绰,寒光凛凛.
       "准备好了吗?"
       "都好了!"
       "二当家...为什么不直接宰了他,还要费事用火烧船?"
       "他是醉了不是昏了!厉刃杀气贴身定能惊醒他!那时候,别说报仇,谁还能有命离开?"
       刹时,气氛一下沉寂.
       "好了!你们先下船去!我要亲自点这把火!"她拿过一个火把,闪烁的火光晴晴灭灭映在她依然美丽却有些扭曲的脸上.
       我看向四周,除了他睡憩的那间船舱外,其余,每个角落都淋满了桐油!只要她手中的火把象流星一样划过,立即,这里就会是人间的炼狱!
       "这些年我不允他,不是不爱他!而是我知道要他顺意了马上就会被弃之若履!这就是男人!"她慢慢低语.
       "只是没想到这个死鬼竟然为了那个和我几分相似的贱人去做了那一票,结果还被你追杀到死无全尸!"她恨恨的咬了咬牙,一脸怨毒.
       别的人都陆续上了小船.
       她走上船橼,回头望去,手里那鬼魅搬的火把高高举起.
       电闪雷光间,我出手而去!
       她的眼满含惊恐与难以置信!嘴巴张的大大的,可喉咙再也发不出声音!   她的喉管已经被切断!血迸出溅花了她的脸!身躯倒下的瞬间,滚落的火把"嗖"的燎起漫天的大火!
       船还是着火了.
       其他人都慌乱的架船逃去!
       我冲进舱房,屋里浓烟滚滚,火苗迅速的蹿上简陋的家具.最怕火的我被这炙热差点炝晕了过去!
       他还在沉睡!
       火开始向床脚爬去,我顾不得多想,将他的床脚和床栏全部斩断,用尽力量把躺着他的床板向窗口推去.
       窗实在太小!
       我奋力的斩击着窗棂,想将这救命的出口扩大!
       烟越来越浓,火越来越旺!我扑灭他衣角的火,却顾不得已经被火烧上了衣裙.
       我的神志也开始不清醒,但机械的动作只有一个目的,
       救他!救他!救他!
       终于,窗口的洞被打开,我运起全身的力气,使劲一推,将床板推了出去!借着惯性,我倒在他的怀里,睡去.



          <六>


       晨曦.
       河岸边,芦苇成林.
       他躺在一张剑痕累累,又被火熏黑的破床板上,随着潮起潮落的碧波摇晃.
       意识开始清醒.他困惑又讶异自己为何一身狼狈的在这里,
       这又是哪里?
       头疼欲裂!
       宿醉的苦果.
       他在努力的回想,前夜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隐隐记得似乎有浓烈的黑烟漫天的火光.
       那自己为何毫发无伤?
       他愈加困惑.
       突然低头,看见怀中那把跟随自己多年的古剑,
       已经变形,
       已经烧熔.



        <七>


       我出身名门,在世千年!
       我名"如虹",
       我是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碧舫红灯照】

GMT+8, 2022-10-4 14:58 , Processed in 0.049855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